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一二的诗歌

诗集《岁月有你》

 
 
 

日志

 
 
关于我

高中毕业后因无钱缴交报考费而缀学。我一生的梦想就是重返校园,重返那份纯真,重返那份热爱,重返那多梦的季节!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1千亿教育经费没花完说明什么?  

2015-03-11 21:19:15|  分类: 网络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国财政性教育投入2012年才达到GDP的4%,导致教育欠债、缺钱花。其二,政府部门在确定教育投入项目时,有一些很随意,在立项批准预算,把钱拿到手之后,却不知道这些钱该怎么用,以至于资金被闲置、挪用、侵占,这在科研项目中,也普遍存在。其三,教育经费的使用效率不高,有的经费被用于形象、政绩工程,真正迫切需要雪中送炭的,得不到关注。比如,在学校建设中,就存在重硬件,轻软件——教师队伍建设的问题。概而言之,就是一边缺钱,一边钱花不出,一边乱用钱。 要防止这些问题,有必要改革由政府主导的拨款体系,建立国家和地方教育拨款委员会。这一拨款委员会的责任,是根据教育法律法规、各校的办学任务,确定教育拨款预算,并监督政府部门拨款、检查拨款使用的效率。建立这要的拨款体系,首先,约束行政部部门的权力,确保政府部门能按预算拨款,而不是“任性”地想拨就拨,不拨就拨。 其次,在制订拨款预算时,会更重视民众的意见,把钱用到最需要的地方,比如,过去多年来,我国在推进义务教育均衡时,一直要求政府部门能转变教育资源配置模式,重视均衡投入,
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王定华在政协会议教育界别的小组讨论会上,回应关于教育经费没有花完问题时称,2014年全国各级财政预算共安排教育经费2.4万亿元,实际支出是2.29万亿元,确实有1千多亿元没有花完。(法制晚报3月8日) 一边是有的学校缺钱花,一边是教育经费花不出去,没用完,王司长将出现这一问题的主要原因,归为三方面:一是预算执行数与预算编制数有些地方有差别;二是有些地方没有按预算足额安排支出,想着留一点、慢慢用,甚至不太了解当前有关财政预算支出的基本要求;三是有些项目虽然安排了预算,但由于实施方案确定的晚,或者资金拨付的晚,所以延迟了。这三方面原因暴露出我国教育经费预算、拨付中存在的漏洞,堵住漏洞,需要各级政府增强用好每一分钱办教育的意识,更重要的是建立新的教育拨款体系。 我国的教育拨款制度,从根本上说,还是行政主导、政府说了算,学校只是向教育部门、财政部门讨钱花。这种拨款制度,确定预算、拨款和经费使用都比较“任性”,会产生诸多问题。其一,政府部门可能不保障教育投入,这种情况在2012年之前长期存在 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王定华在政协会议教育界别的小组讨论会上,回应关于教育经费没有花完问题时称,2014年全国各级财政预算共安排教育经费2.4万亿元,实际支出是2.29,我国财政性教育投入2012年才达到GDP的4%,导致教育欠债、缺钱花。其二,政府部门在确定教育投入项目时,有一些很随意,在立项批准预算,把钱拿到手之后,却不知道这些钱该怎么用,以至于资金被闲置、挪用、侵占,这在科研项目中,也普遍存在。其三,教育经费的使用效率不高,有的经费被用于形象、政绩工程,真正迫切需要雪中送炭的,得不到关注。比如,在学校建设中,就存在重硬件,轻软件——教师队伍建设的问题。概而言之,就是一边缺钱,一边钱花不出,一边乱用钱。 要防止这些问题,有必要改革由政府主导的拨款体系,建立国家和地方教育拨款委员会。这一拨款委员会的责任,是根据教育法律法规、各校的办学任务,确定教育拨款预算,并监督政府部门拨款、检查拨款使用的效率。建立这要的拨款体系,首先,约束行政部部门的权力,确保政府部门能按预算拨款,而不是“任性”地想拨就拨,不拨就拨。 其次,在制订拨款预算时,会更重视民众的意见,把钱用到最需要的地方,比如,过去多年来,我国在推进义务教育均衡时,一直要求政府部门能转变教育资源配置模式,重视均衡投入,万亿元,确实有1千多亿元没有花完。(法制晚报可是不少地方政府还是爱做锦上添花的事,还是以锦标主义思维拨款,如果由拨款委员会确定预算,就可能把义务教育均衡作为重点,重视对薄弱学校的拨款。 再次,避免政府部门用拨款权,干涉学校的办学自主权,目前,不少地方政府的教育拨款,是与行政评审、评价联在一起的,立项式拨款,这一特点特别鲜明,而如果学校没有财政独立性,也就难获得自主办学空间,由拨款委员会负责拨款预算,当然也会根据学校的办学成绩(基础教育在于促进公平,高等教育在于特色和效益),进行拨款调整,但依据的不是政府行政评价,而是专业评价和社会评价。38,我国财政性教育投入2012年才达到GDP的4%,导致教育欠债、缺钱花。其二,政府部门在确定教育投入项目时,有一些很随意,在立项批准预算,把钱拿到手之后,却不知道这些钱该怎么用,以至于资金被闲置、挪用、侵占,这在科研项目中,也普遍存在。其三,教育经费的使用效率不高,有的经费被用于形象、政绩工程,真正迫切需要雪中送炭的,得不到关注。比如,在学校建设中,就存在重硬件,轻软件——教师队伍建设的问题。概而言之,就是一边缺钱,一边钱花不出,一边乱用钱。 要防止这些问题,有必要改革由政府主导的拨款体系,建立国家和地方教育拨款委员会。这一拨款委员会的责任,是根据教育法律法规、各校的办学任务,确定教育拨款预算,并监督政府部门拨款、检查拨款使用的效率。建立这要的拨款体系,首先,约束行政部部门的权力,确保政府部门能按预算拨款,而不是“任性”地想拨就拨,不拨就拨。 其次,在制订拨款预算时,会更重视民众的意见,把钱用到最需要的地方,比如,过去多年来,我国在推进义务教育均衡时,一直要求政府部门能转变教育资源配置模式,重视均衡投入,日)

一边是有的学校缺钱花,一边是教育经费花不出去,没用完,王司长将出现这一问题的主要原因,归为三方面:一是预算执行数与预算编制数有些地方有差别;二是有些地方没有按预算足额安排支出,想着留一点、慢慢用,甚至不太了解当前有关财政预算支出的基本要求;三是有些项目虽然安排了预算,但由于实施方案确定的晚,或者资金拨付的晚,所以延迟了。这三方面原因暴露出我国教育经费预算、拨付中存在的漏洞,堵住漏洞,需要各级政府增强用好每一分钱办教育的意识,更重要的是建立新的教育拨款体系。

我国的教育拨款制度,从根本上说,还是行政主导、政府说了算,学校只是向教育部门、财政部门讨钱花。这种拨款制度,确定预算、拨款和经费使用都比较“任性”,会产生诸多问题。其一,政府部门可能不保障教育投入,这种情况在2012年之前长期存在,我国财政性教育投入 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王定华在政协会议教育界别的小组讨论会上,回应关于教育经费没有花完问题时称,2014年全国各级财政预算共安排教育经费2.4万亿元,实际支出是2.29万亿元,确实有1千多亿元没有花完。(法制晚报3月8日) 一边是有的学校缺钱花,一边是教育经费花不出去,没用完,王司长将出现这一问题的主要原因,归为三方面:一是预算执行数与预算编制数有些地方有差别;二是有些地方没有按预算足额安排支出,想着留一点、慢慢用,甚至不太了解当前有关财政预算支出的基本要求;三是有些项目虽然安排了预算,但由于实施方案确定的晚,或者资金拨付的晚,所以延迟了。这三方面原因暴露出我国教育经费预算、拨付中存在的漏洞,堵住漏洞,需要各级政府增强用好每一分钱办教育的意识,更重要的是建立新的教育拨款体系。 我国的教育拨款制度,从根本上说,还是行政主导、政府说了算,学校只是向教育部门、财政部门讨钱花。这种拨款制度,确定预算、拨款和经费使用都比较“任性”,会产生诸多问题。其一,政府部门可能不保障教育投入,这种情况在2012年之前长期存在2012年才达到GDP4%,导致教育欠债、缺钱花。其二,政府部门在确定教育投入项目时,有一些很随意,在立项批准预算,把钱拿到手之后,却不知道这些钱该怎么用,以至于资金被闲置、挪用、侵占,这在科研项目中,也普遍存在。其三,教育经费的使用效率不高,有的经费被用于形象、政绩工程,真正迫切需要雪中送炭的,得不到关注。比如,在学校建设中,就存在重硬件,轻软件——教师队伍建设的问题。概而言之,就是一边缺钱,一边钱花不出,一边乱用钱。

可是不少地方政府还是爱做锦上添花的事,还是以锦标主义思维拨款,如果由拨款委员会确定预算,就可能把义务教育均衡作为重点,重视对薄弱学校的拨款。 再次,避免政府部门用拨款权,干涉学校的办学自主权,目前,不少地方政府的教育拨款,是与行政评审、评价联在一起的,立项式拨款,这一特点特别鲜明,而如果学校没有财政独立性,也就难获得自主办学空间,由拨款委员会负责拨款预算,当然也会根据学校的办学成绩(基础教育在于促进公平,高等教育在于特色和效益),进行拨款调整,但依据的不是政府行政评价,而是专业评价和社会评价。

要防止这些问题,有必要改革由政府主导的拨款体系,建立国家和地方教育拨款委员会。这一拨款委员会的责任,是根据教育法律法规、各校的办学任务,确定教育拨款预算,并监督政府部门拨款、检查拨款使用的效率。建立这要的拨款体系,首先,约束行政部部门的权力,确保政府部门能按预算拨款,而不是“任性”地想拨就拨,不拨就拨。

可是不少地方政府还是爱做锦上添花的事,还是以锦标主义思维拨款,如果由拨款委员会确定预算,就可能把义务教育均衡作为重点,重视对薄弱学校的拨款。 再次,避免政府部门用拨款权,干涉学校的办学自主权,目前,不少地方政府的教育拨款,是与行政评审、评价联在一起的,立项式拨款,这一特点特别鲜明,而如果学校没有财政独立性,也就难获得自主办学空间,由拨款委员会负责拨款预算,当然也会根据学校的办学成绩(基础教育在于促进公平,高等教育在于特色和效益),进行拨款调整,但依据的不是政府行政评价,而是专业评价和社会评价。其次,在制订拨款预算时,会更重视民众的意见,把钱用到最需要的地方,比如,过去多年来,我国在推进义务教育均衡时,一直要求政府部门能转变教育资源配置模式,重视均衡投入,可是不少地方政府还是爱做锦上添花的事,还是以锦标主义思维拨款,如果由拨款委员会确定预算,就可能把义务教育均衡作为重点,重视对薄弱学校的拨款。

再次,避免政府部门用拨款权,干涉学校的办学自主权,目前,不少地方政府的教育拨款,是与行政评审、评价联在一起的,立项式拨款,这一特点特别鲜明,而如果学校没有财政独立性,也就难获得自主办学空间,由拨款委员会负责拨款预算,当然也会根据学校的办学成绩(基础教育在于促进公平,高等教育在于特色和效益),进行拨款调整,但依据的不是政府行政评价,而是专业评价和社会评价。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