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一二的诗歌

诗集《岁月有你》

 
 
 

日志

 
 
关于我

高中毕业后因无钱缴交报考费而缀学。我一生的梦想就是重返校园,重返那份纯真,重返那份热爱,重返那多梦的季节!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转载】【原创】必须允许人民自由批评!!!  

2014-03-18 09:51:42|  分类: 网络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必须允许人民自由批评!!!

闵良臣

2014-03-16 02:26:24


       胡适先生当年讲上帝尚且可以批评,国民党、孙中山自然没有不许批评的道理。只要我们至今认为胡适所讲没有错,那么,也就没有哪一个中国人不能批评。中国十三亿多人口中,只要有一个人绝对不能批评,我们就不能说中国是法治国家,更不能说我们是依法治国。 
  2014全国两会闭幕,用一些人喜欢说的话,也可叫做“尘埃落定”,现在有些话应该可以说一说了。下面这则短文就是在两会期间敲的,现在不知能否说一说。
  这两天在想一个问题,是自己的一则超短文引起的。
  3月4日早上六点二十许起床,打开电脑,浏览新闻信息,读到在2013年全国两会上当选的国家震协主席俞某的一句话,意思是要参加今年全国两会的政协委员们放心发言,放心交提案,政府不会报复,俞主席更不会报复,原话是:“始终坚持不打棍子、不扣帽子、不抓辫子的‘三不’方针”。
  对于参加两会的全国政协委员而言,我当然相信,这是“很得人心”的,所以我在上面提到的那则超短文中说:“本人估计很多人听到或看到这话都会欢呼,甚至感激涕泠。”这是我们的国情所决定的。
  但本人不是政协委员,不用发言,也不用交提案,自然也就没有要欢呼的一点感觉。不仅不会欢呼,我这个普通百姓还要客观理性地思考一下:俞主席为什么会这么说?他这样说对不对?因为我相信,美国参众两院召开国会时没有人会这么说,英国的上下两院召开会议时也不会有人这么说。那么为什么我们要这么说呢?
  之所以会这么想,是因为自己认为对于这些全国政协委员而言,不论是在大会发言还是送交提案,即使所讲所送的有什么不对,任何人也还是没有对他们行使“打扣抓”的权力,否则,就等于向全世界承认我们不是一个法治国家,中国不是依法治国。至于中国现在到底是不是一个法治国家,那是另一回事。
  你想啊,一个被你召集来跟你搞“政治协商”的人还没说了几句自己想说的话,送交了一份或几份自己搞出来的提案,你感觉不满意,就要对人家“打扣抓”,这是什么话!正如近日在网上读到全国政协委员、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葛剑雄在“两会日记”中所说的一样:“政协,需要突出的是‘政治’协商”。还说,“我们现在谈政治,往往一讲就片面了,一讲政治就是谁来领导,就是社会制度,就是哪个党管理、选举啊什么的。当然,那也是政治。但平时日常的对公众的管理,也是政治。在这个层面上,协商的空间还很大,而且也的确是可以协商的,协商之后产生的效益也是很大的。”
  如果中国的“政治”不是“协商”,那要这些政协委员干什么呢?这样的会议又还有何召开的意义呢?所以自己认定,政府包括全国政协主席没有那种权力。
  既然没有这个权力,俞主席那个“不”字以及他的那句“打扣抓”自然也就无从谈起。而现在强调这一点,正说明俞主席以及政府是有这个权力的。这就不免让人有点心寒,甚至还有些恐惧,而心寒、恐惧后自然也就想到要做点分析。
  那么这个权力对不对或说该不该有呢?即使就算是在中国,只要你肯认真一辩,政府包括俞主席在内,也显然是没有这个权力或说不该有。也正因此,本人当即在键盘上敲出包括标题在内的671个字符的《听到“坚持不打、不扣、不抓”都有点心寒》(短文附本文后)。
  这种超短文或叫快评的东西,它的意义就在于时效性,一个字:快。所以,本人在将其挂上自己新浪博客后又当即投
给了两家网站,即一家被称之为当代思想网站的共识网和另一家也是人气很旺而且相对在国内要算比较敢于“直言”的博客中国网站。
  然而,结果是这则短文除了一直在我新浪博客上自由地挂着,其余两家网站,共识网根本就没敢挂出,而博客中国在我挂出后很快就删掉了。所以说,中国的言论自由是假自由,中国博客日志能不能记,记什么,不是博主说了算。别看上面标的是某某某博客,但“管理者”不是博主。真想记日志(中国传统叫日记),还是记到自己电脑文档中。
  这就逼迫本人不得不想:我们为什么会这样?特别是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中国应不应该允许国民自由批评?胡适先生当年讲上帝尚且可以批评,国民党、孙中山自然没有不许批评的道理。只要我们至今认为胡适所讲没有错,那么,也就没有哪一个中国人不能批评。中国十三亿多人口中,只要有一个人绝对不能批评,我们就不能说中国是法治国家,更不能说我们是依法治国。
  关于这一点,很容易就可讲清楚。我们知道,按照大小名词排序,俞主席与我们大家一样,其身份首先是一个人,然后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一公民,接下来才是他的官职即国家政协主席(这里不去啰嗦他还有父亲、丈夫或哥哥、弟弟等身份)。那么,任何一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他所说的话,都应该允许与其生活在同一国度的国民自由评说,这肯定是没有疑义的——不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还是比宪法更具体的法律法规,都肯定没有“不允许批评”的条文。记得也就在此次政协会议召开前夕,政协发言人吕新华还就香港南华早报记者的有关提问答道:“我们所说的不论是什么人不论其职位有多高,只要是触犯了党纪国法,都要受到严肃的追查和严厉的惩处,绝不是一句空话。”也就是说,中国不允许有人超越法律之外的特权。现在且不去较真政协发言人这句话有多大的可信度,我们只姑且假设如此,这一点也就同样应该落实到中国人的自由批评上。不然,一个国家,如果事实上人民不能自由批评,你在那儿说“不论是什么人不论其职位有多高,只要是触犯了党纪国法,都要受到严肃的追查和严厉的惩处”,又还有多大的可信度呢?
  那么,当一位国民的身份有所改变,甚至升到位尊国家政协主席(本人当然明白,一到这个职务就划在了“国家领导人”的圈子里了)这个职位后,他的基本身份即公民身份变没变呢?本人觉得仍然没变,也就是说俞先生一边是国家政协主席,同时他仍是这个国家的一个公民。如果这样说,没一点问题的话,本人作为这个国家的另一个公民,至少有一个身份与俞主席还是相同的,这样,应该也就有权利对俞主席所说的话自由评说。
  现在不允许自由评说,也就让人想不通了,不知到底是因为什么。难道是这两家网站都接到了什么部门什么人的通知,要他们在召开全国两会期间“要注意”?本人不得而知。只是根据以往经验,接到这种“通知”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果真如此,我就想在这里放肆地说一句:中国真要深化改革,就必须彻底解放思想,而要解放思想,就必须先解放中国人的表达,而这个表达就是必须允许人民自由批评。做不到这些,什么深化改革,什么解放思想,都只能是一句空话。

 

附:听到“坚持不打、不扣、不抓”都有点心寒
闵良臣
  俞Z声发表“声明”:“始终坚持不打棍子、不扣帽子、不抓辫子的‘三不’方针”。本人估计很多人听到或看到这话都会欢呼,甚至感激涕泠。
  然而,本人却有些心寒。
  首先,说“坚持不”,就意味着这位政协主席有这个权力。一个没有这种权力的人,自然也就不会这么说——而这样说的潜台词正表明他绝对握有这种权力。
  但这是不正常的,甚至是不合法的。在这样一种“共商国是”的会议召开前夕说这种话,貌似很开明,貌似很讲理,然而却是不合适的,甚至连给人“貌似依法治国”的感觉都没有。
  其次,如果是他真的有这种权力才给他说这种话的底气,那么,本人也就很想问一句:他凭什么有“打、扣、抓”的权力?
  另外,中国政协主席应不应该有这种权力?如果没有,他凭什么要这么说?是什么思想意识支撑他这么说;如果说有,是谁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他这种权力了吗?不搞清这些问题,下一届政协会议,不管谁当主席,都有可能还会这么说。
  其实,由俞主席所言“引起”的这个问题,在中国几乎已成为一个“次新”话题,因为类似这种话题的声音和例子太多太多。我们知道,中国公民的很多权利,都是地方政府和官员们说有就有,说没有就没有;而政府和官员们自己的权力,恰恰也是只要想有,就一定有——人民说他们没有,不算。一些屁大一点官员张口闭口就说他“代表人民”甚至“代表党”,就是这种思想意识流毒所致。
  这样的国情造成一个严重后果,那就是我们至今——真正的至今,仍然不是依法治国,而是依官治国。这是中国政治不够文明,或很不文明的一个根本原因。


  2014-3-4晨读新闻有感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