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一二的诗歌

诗集《岁月有你》

 
 
 

日志

 
 
关于我

高中毕业后因无钱缴交报考费而缀学。我一生的梦想就是重返校园,重返那份纯真,重返那份热爱,重返那多梦的季节!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吴英案是改革派的胜利  

2012-04-25 10:42:52|  分类: 网络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英案是改革派的胜利

 

2012-4-24 FT中文网

 

    中国改革进程没有停滞。

 

    到目前为止,吴英案的结果是改革派的重要胜利,虽然这一胜利并不完全——中国的民间金融并没有随着吴英案的判断了局,吴英案背后种种仍存疑团,吴家人士所追究的资产低价拍卖未得到解决。另一方面,认为吴英案确实存在庞氏骗局的人士,仍未被说服,争论还将持续。

 

    幸运的是,4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依法裁定不核准吴英死刑,将案件发回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重审,这让吴英案的和平讨论有了空间,我们不必在血色苍茫的祭台上,争论金融技术问题。改革是合力推进的结果,只要方向正确,只要由法律主导,不必排除各派力量的介入,一个典型性事件体现的永远是群体性意志,反映了当时社会的群体性生态。

 

    笔者悲观地认为,即便是浙江省高院的重审,恐怕也无法给我们满意的答复,让我们感受到金融变革的磅礴大气,以及人人都能体会到的不容侵犯的法律尊严。

 

    拨开吴英案的迷雾才能为不出现吴英式的悲剧奠定制度基础。吴英罪不至死,她是一个有理想却无风险控制能力的商场上的初生牛犊,吴英不是英雄,不应被视为反抗金融垄断的先锋受到供奉。从经济学上来说,当规则被普遍违反时,执行规则的成本无穷高,遵守规则成为良币的结果是被劣币驱逐。从毒胶囊事件、强拆事件、神女局长事件等一系列事件,可以得出明确的结论,这个民族的这个阶段还不是一个普遍有尊严的时代,大多数人是受害者,大多数人也会成为规则的践踏者。当尊严被视若粪土时,希望单独的案例回归尊严,是奢望。

 

    这当然不是对吴英案悲观的理由。监督掌权者的权力行使范围是恢复规则尊严的第一要义,但走向极端,呼应民粹并不能让市场重回法治轨道。求法乎上得其中。只要吴英案在市场与法律框架内走,我们就应该支持,并秉持善意加以持续关注,尽力让吴英案成为打开以下一系列秘密的黑匣子:中国金融垄断、地方官员违规操作、地方权势阶层介入、民间金融规则。目前最高法只是发回浙江高院重审,吴英案件尚未结束,改革者不能有丝毫松懈。

 

    作为改良主义者,理应为法律的改进努力,而不是盼望一个红彤彤的新世界在不世出的英雄手里诞生,这将让中国重回农民革命的轮回。

 

    中国屡次错过宪政改革之机,各派人士屡屡以最正义的口号号召民众革命,从清末开始暗杀成为英雄捷径,当时社会的生态比现在糟糕得多:各派利益阶层针锋相对、互不信任,绝大多数国民是文盲,被口号挟裹,国民信心脆弱,不相信国家有任何改良的希望。暴力与民粹互相激荡,造成无数剧烈动荡。

 

    目前中国正处于关键性的改革关头。民众的文化程度中国有史以来最高,信息传播在控制中仍然如水银泄地,人们不难从各种信息中综合分析得出结论,中国社会破除单一化,社会运转有了权力、市场、信仰等各种逻辑。

 

    市场化的改革思路冲破左派牢笼决堤而出,自上世纪80年代之后的二次金融改革兴起,抑制改革只求经济增长的理论受到投资、出口下降与内需不振的冲击,改革派人士发出了呼吁。理智的做法是呼应改革呼声,从法律、经济等各个技术层面将改革推向深入,具体探讨改革的路径,既有普世价值,又充满了本土色彩,而不是假借崇高之名,将改革钉在利益、情绪构成的十字架上,让中国重回暴力时代。

 

    历史让人明智,来看“宋案悲剧”。

 

   1913年3月20日,宋教仁被刺,两天后不治身亡。案件发生时,正当宋教仁先生任职内阁总理呼声极高,准备离沪北上应袁世凯之请共商国是之时。

 

    各派表面上均在法律的范围内行事。时任中华民国大总统的袁世凯通电全国,命令地方当局迅速破案;江苏都督程德全、民政长应德闳等亦通电各地官吏协拿凶手,限期破案。革命阵营内部,悬赏缉拿凶手。上海地方检察厅检察官危道济、录事陶仲牧、法医王长春等人到案发现场查勘,并对案发时目击证人提取了证词。除了中国司法机构的行动为,上海租界巡捕房积极介入“宋案”调查。

 

    很遗憾,在租界公廨范围内,司法程序有条不紊,一旦回归本国政府,暗杀与阴谋政治再次显灵。在租界进行了7次程序严格的预审后,中国政府代理律师德雷斯申请,租界当局将“宋案”犯罪嫌疑人武士英、应桂馨移交中国司法机构。中国司法机构决定在4月25日公开审理此案。就在正式开庭前一天,武士英中毒身亡。此后,事件急转直下,案件成为无头案,历史直通二次革命,丧失了宪政立国的任何可能性,枪杆子成为惟一可靠的力量。

 

    中国真正具有宪政意识的领导人之一宋教仁,成为枪杆子下的牺牲品。其遗言称,今国本未固,民福不增,遽尔撒手,死有余恨。伏冀大总统开诚心布公道,竭力保障民权,俾国家得确定不拔之宪法,则虽死之日,犹生之年。临死哀言,尚祈鉴纳。宋教仁。

 

    宋教仁的悲剧如果在中国社会再次上演,将造成中国历史未来的百年不幸。

 

    任何一个经典案例,都将是通向宪政社会的一座桥梁。吴英既然很有可能从祭台上被拯救,难道改革者就没有信心以制度拯救中国低效的金融,与未来的吴英们?温州金融改革就是一个最好的突破口,目前,利率市场化、小微金融企业、甚至金融机构的路径选择,全都有待破题。建立中国的市场体制,有效的产权保护制度,建立安全高效的金融风控体制,是解决未来吴英案的抓手。

 

    体制外的人士如果与体制内的人士形成改革合力,则中国暴力悲剧可免,百年改良有成功希望。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